思想-THOUGHT@RESPECT-尊重

大胆思考、分析、求证,尖锐批判! mind change my way and the world*****“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慆慢则不能研精,险躁则不能理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诸葛亮《戒子篇》

thepplway 求真思想博客

把金牛带回家!

求真wordpress新网站的最新文章

转载:马华送终人–黄家泉?  

马华送终人–黄家泉?

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廖中莱像许子根一样大言炎炎,谈收复槟城的大计,而且放眼下一届,比许子根还要乐观。一些马华党员甚至放言要抢首长职

演戏的人如此入戏,看戏的人只好唏嘘。

再说一次,这些听起来像蒋介石当年“反攻大陆”的豪言,就算是暗夜走路吹哨子–给自己壮胆,也是把头埋在沙堆里。如果讲的人真地相信这些话,民政的今天大概就是马华的明天了。马华的朋友可以看看砂劳越的历史,参考当年的砂华公会怎样在1970年选举后迅速被本来在野的人联党取代的经验,这样将来事情发生了比较容易节哀顺变。

为什么我看死马华和民政党,除非国家民主化,不出5年就会消亡呢?

请看原文及更多黄进发的政治分析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2 人怎么说

  • thepplway  

    2008年10月6日 下午11:40

    朋友说马华可以领导非巫统成员党成为3线制有感:

    哈哈原来你的3线制是没有考察过别人的意愿就帮人拼凑的啊?

    虽说巫统霸权,但是霸权的帮凶难道愿意改邪归正?
    或者我们现实一点,难道他们自觉自己是霸权政治的帮凶?

    至少泾渭分明:行动党,回教党,公正党和社会主义党都绝对反对国阵霸权,请看清楚是国阵不是巫统。

    所以不要替马华说好话。我的立场是必须要退党才能加入民联,就算马华加入民联也要去掉种族政治也就是华字要拿开。
    还有东马的政党有可能退出国阵的难道就愿意和马华同流合污?

    难道马华真的是讲了清清白白做官(百度百科里搜索的)就真是清官吗?

    所以不要随便切割,不要一厢情愿,就如小蟒蛇和田彬那样他不要和公正党合作是他个人的问题,大家不需要勉强,反正行动党许多领袖已经看到如果他们不留在民联来抗衡国阵的霸权是国家人民的罪人!

    所以两线制不一定是马华领导,可能是暂时不愿意加入民联的社会主义政党,因为他们虽然党员少但是10年没有被注册他们仍然没有放弃服务人民这点我相信马来西亚面前的政党应该找不到的坚决了!

    所以我觉得周美芬讲的我们要两线制要民联不要打击马华不要挑起国阵前朝的弊端应该做事的论调很可笑。两线制一定是马华吗领衔吗,如果马华再不思过,继续做一个违反民意的政党,说不定已经消失了呢。

  • 林季  

    2008年10月11日 下午3:02

    唉,有本事退才有所谓的三线,如果停留在里头,我只是祝福马华,早日成仙!

    一,巫统会变吗?

    二,巫统外又开始托大腿,接下来就是粉饰天平。

    三,听话政治又在重演。

    四,你民我住又在出现。

发表评论

My Random Musings 抓住你想看的......

Powered by Stuff-a-Blog

黄金矿工!

对野蛮与暴力的缄默是一种伤害!

~~我们可以悲观,但是绝对不能绝望!~~You 're never walk alone!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I did not speak out;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Martin Niemöller (1892–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