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THOUGHT@RESPECT-尊重

大胆思考、分析、求证,尖锐批判! mind change my way and the world*****“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慆慢则不能研精,险躁则不能理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诸葛亮《戒子篇》

thepplway 求真思想博客

把金牛带回家!

求真wordpress新网站的最新文章

从记者呈辞反思建构法治社会  

根据媒体报导《当今大马》的一位记者因为错误引用资料同时没有查证就上载新闻。后来很自觉的承担错误而引咎辞职。


此记者不但引来其他同行的赞誉同时还得到受害人副首相的高度表扬。其实这是我比较担心的。大家不要以为网络媒体是没有文责的是不顾公信力的。

当我看到一些网络论坛为了一些事情失去理智的羞辱谩骂我就要感谢我看到《当今大马》与《独立新闻在线》这高度自律的网络媒体。

当今大马》英文版记者黄春梅(译音)是在星期日(10月19日)晚上深夜上载一篇报道,指副首相纳吉已经在网上发布一篇据说是他竞选巫统主席的“竞选宣言”。 这篇据说是由纳吉支持者所代发的“竞选宣言”声称,纳吉将在当选后,捍卫马来人主权至最后一滴血。

当我阅读以上这段新闻让我担心的是主流媒体的炒作与视网络为敌的保守主义者会因此反扑。所以《当今大马》该记者能够勇于承担及编委能够当机立断作出道歉事宜是正确与负责任的。

另外我们希望《当今大马》与新闻工作者不要因为这事情就自我裹足,不敢报导经过证实的真实新闻。我们必须承认发表一篇没有经过查证的报导是失责的,但是那些经过查证的新闻更应该本着媒体的道德与专业继续的尽职尽德。

同时希望媒体工作者小心新闻陷阱,不要让反民主或有不良动机的编制的新闻成为媒体的票房毒药甚至是造成媒体机构的损害。

另一方面,个人希望更多的肩负着各种责任的工作者特别是管理金钱与人民利益的官员或官僚及政治人物能够拿出你们的良心不要只会称赞别人的专业精神与负责任精神。我们全国人民也希望你们一样的有专业的精神并且负责任的精神来面对全国人民甚至是世界人民。

我们的社会需要有一个容忍犯错与悔改的空间,同时也应该严打那些明知故犯、贪赃枉法、玩忽职守的大小官员。


最新:2008年10月23日16:41:46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2 人怎么说

  • 陈志忠 Chee Tong  

    2008年10月23日 上午1:48

    新闻自由才能制造第3者的角色监督政治演变。。。

    但是新闻自由的前提就是新闻操守的问题,
    至于这一点,有时候当权者就会以偏概全的方式来抹杀一切。。。

    接着操守问题以及政治动机,往往受害的就是新闻工作者。。。但不代表我们需要退守,而是应该继续战斗到底。。。

  • 林季  

    2008年10月23日 下午3:03

    现在的局势令人心寒,当政者一些的领袖看见国家处境的危险,还飞蛾扑火!

    身为国会议员应该选择的是有利人民的立场,而非碍于联盟模式的合作关系,选择认同人民不认同的。

    司法最高一端的代表人物,虽在三权分立下不适宜交由有政治背景的人出任。但是如果我们同样看见是由于位居最高行政的决策的任命!

    这岂不是一样丧失司法委任的独立性?

    如果司法最高法官交由司法界内精英选择出,这是最好的,也是比较理想的,交由最高元首同意认可就可以,由首相推荐才出任,现在还是有巫统背景的人位居其中,如何回避嫌疑?

    我们又如何看待司法可以回到正轨这回事?

    如果新闻自由才能制造第3者的角色监督政治演变。而我国一年不如一年。

    有人称拉伯是“民主之父”,入耳多讽刺!

发表评论

My Random Musings 抓住你想看的......

Powered by Stuff-a-Blog

黄金矿工!

对野蛮与暴力的缄默是一种伤害!

~~我们可以悲观,但是绝对不能绝望!~~You 're never walk alone!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I did not speak out;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Martin Niemöller (1892–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