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THOUGHT@RESPECT-尊重

大胆思考、分析、求证,尖锐批判! mind change my way and the world*****“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慆慢则不能研精,险躁则不能理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诸葛亮《戒子篇》

thepplway 求真思想博客

把金牛带回家!

求真wordpress新网站的最新文章

兴汉社与岑启铭:由岑启铭的言论谈起  

您目前位置: 读者来函  来函内容
■日期/Oct 07, 2008
■时间/05:21:27 pm
■文章/兴汉社
标题:新纪元学院风波与华社公敌

在我证明岑启铭公然撒谎之前请大家对照以下这段文字:

以下是岑启铭的复函:


敬复:
新纪元学院
院长柯嘉逊博士:

事关:《东方日报》报道

     阁下志期本年10月24日致给本人的信函,并非直接传真给本人,而是传给兴汉社秘书钟连贤先生,并经多人过目后,才于今 (10月27) 日转到本人手上。本人谨作下列明确回应:

(一)     本人对身为院长的阁下,在上述的信函发送基本程序和礼仪上出现如此严重的错误,表示遗憾与不解。阁下必须因此造成对兴汉社的伤害负责,也必须对兴汉社其他社员的可能误解和分裂负责。

(二)     本人认为阁下在信首的称呼上,在本人名字前冠上“兴汉社社长”字眼是一项严重错误。本人在10月23日发出的新闻稿中,只是以个人名义出任“霹雳州捍卫董教总行动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全文从未提及“兴汉社”或“兴汉社社长”等字眼,至于为何《东方日报》记者在处理有关新闻时,将本人写成“兴汉社社长”,应该去问《东方日报》。

(三)     有关阁下有意就“事情的真相”和“新院在华社心目中的公信力失去”的说法,亲自带领贵院同仁与本人(并非贵会所说的“及兴汉社各领导”,因此事完全与兴汉社无关)会面交流,本人认为阁下已找错对象。因为新纪元事件的对话交流阶段早已过去,任何未决事项,应该交回董事会全权处理。因此,    阁下应该建议就该项报道向新纪元学院董事会汇报和解释,为何报上出现这样“恐有损我院信誉”的报道。    阁下及    贵院同仁应该将宝贵的资源和精力保留给新纪元学院学生的学业。

(四)      本人再次强调,也希望阁下再看清楚,本人在“霹雳州捍卫董教总行动委员会”的活动,完全是以私人名义进行。本人对《东方日报》在提及岑启铭时擅自冠上“兴汉社社长”的字眼,表示不解,也无能为力。

      本人希望上述四点表白足以回应阁下的来函,并保留在适当的时候公布我们之间的有关信函,因为我们都得向历史负责。

     由于情势的急速发展,本人认为现在就是公布我们来往函件的时候。

                                                                                                             
                         霹雳州捍卫董教总行动委员会
                         主要负责人之一:岑启铭敬复 
       

兴汉社的岑启铭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大家可以从其在不同日期发表的文告里端倪。可能《当今大马》编者出于措辞上的考量没有引用兴汉社所立的标题新纪元学院风波与华社公敌
而且根据《独立新闻在线》读者来函的点击记录只有335次点击(本人在2008年10月30日8:26:37之前的点击呈现的点击记录)。

兴汉社的负责人岑启铭可以首先挑起事端把把不同意其观点(最近他个人再次
我们所作是正义之举
霹雳州捍卫董教总行动委员会 | 10月2
)的人定性为华社公敌与分裂兴汉社,但是却没有胆量接受柯博士要求的解释机会。而且还
另立“霹雳州捍卫董教总行动委员会”来继续其“义务代表”董教总的与华总敌对。既然由兴汉社到“霹雳州捍卫董教总行动委员会”都没有和董教总有直接关系的组织为什么却有绝对垄断评论其他团体的“主权”?

其实我们人人都是华社的一份子,只是有些人选择出卖尊严,有些人自以为义的选择使用批斗的大棒子,有些人则兼听则明,所以无论是董教总或管理新纪元的行政机关甚至一般华人子弟都有权利言说及监督质问为什么“霹雳州捍卫董教总行动委员会”与之前及其他文字打手要用文字批斗柯博士与其领导的教育团队甚至到一般关心华教人士?

我个人自己说过在是非真理面前我们不要怕乱,只要在语言上的交流甚至是污蔑没有到流氓式的谩骂与迫害在相同一个言论自由的平台上我们还是可以本着爱华社,关心华社,督责华社基业的情操下进行辩论以正视听而不是在言论上羞辱其他人的人格。除非有些人根本无法在公平竞说的平台上陈述其理论与见解,我们看不出公平、公开、公正的平台无法解决事端!

在此建议《当今大马》与其他华社媒体的的编辑组整理一下各派意见分为正反与第三方意见的网络辩论格式,让华社热心人士自由发表意见,让华社读者自己详读各方见解作出个人的独立判断。

难道在一个公平、公正、公开原则下的论说不能解决我们各人心中的诱惑或是华社的教育运作有许多不健康的毛病?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1 人怎么说

  • thepplway  

    2008年11月25日 上午2:23

    纯属个人意见,岑启铭言论无关兴汉社
    马来西亚兴汉社 | 11月25日 12点54分

    马来西亚兴汉社今天说,在新纪元学院事件上,该社社长岑启铭发表的言论纯粹是个人见解,非该社立场,也与兴汉社无关。

    该社秘书钟连贤发表文告说,该社在本月18日召开的理事会议上,听取岑启铭的解释后,一致决定作出上述澄清。

    文告说,该社基于华教今日的成就,得来不易,不容受到破坏的立场,支持华教元老沉慕羽、胡万铎及张雅山等人的呼吁,“保持原状,续聘柯嘉逊”。在特定的时间内解决纷争,大家和平度过,保存华教元气。

    文告指出,如果香港与澳门可以和平度过,台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搁置争议,全世界都崇尚和平共存,为何同属华教的董总和新纪元学院却不能心平气和坐下,好好一谈?

    文告说,兴汉社是霹雳州点燃新院风波的起端,引起许多人误解与不满。因此,该社决定在12月3日晚上8时正,在育才校友会会所联合一些志同道合的华团,举办 “新纪元学院事件说明会”邀请董总及新院代表出席,讲述各自的立场。届时希望关心该此事的人士,踊跃出席,以了解事情真相。

    文告说,新院的纷争,本来可以通过华教元老的调解,内部协商的途径,寻求解决方案,如今,随著新院财务出现问题,定期存款的利息下落不明,董教关系是主雇关系课程等言论广为流传,已经严重威胁新院的声誉和损害董总的形象,接下来将直接影响华文独中和华小的发展。

    文告说,兴汉社与一些华团主办的“新院事件说明会”目的是让双方能够坦诚地向霹雳州华社说明事实真相。华教是华社的公产,非个人私产,华人有支持华教的传统,有自己出钱当老板的传统,却没有出钱请人做老板的传统。

    《当今大马》: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93671

发表评论

My Random Musings 抓住你想看的......

Powered by Stuff-a-Blog

黄金矿工!

对野蛮与暴力的缄默是一种伤害!

~~我们可以悲观,但是绝对不能绝望!~~You 're never walk alone!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I did not speak out;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Martin Niemöller (1892–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