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THOUGHT@RESPECT-尊重

大胆思考、分析、求证,尖锐批判! mind change my way and the world*****“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慆慢则不能研精,险躁则不能理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诸葛亮《戒子篇》

thepplway 求真思想博客

把金牛带回家!

求真wordpress新网站的最新文章

“向柯嘉逊博士致敬”网上寄语运动  

“向柯嘉逊博士致敬”网上寄语运动
“维护华教队伍完整性”联盟 | 11月10日 傍晚7点37分
新纪元学院风波已经从平面媒体延烧到网络媒体!续网民于10月进行网上联署“维护华教队伍的完整性”网上请愿运动后,如今更推出“向柯嘉逊博士致敬”网上寄语运动(http://salute-to-kuakiasoong.blogspot.com),向柯嘉逊博士——这位在华教运动路上奋斗了近30年的“华教君子”表达敬意。目前,该网站已经收到逾60篇寄语,内容有支持、有激励、也有遗憾的言语; 其中更少不了温馨感人的句子。

柯嘉逊博士自1983年起就开始在华教界服务,付出了其近30年的青春。1987 年,他更因“天后宫事件”——华小高职事件,而被国阵政府在“茅草行动”中以内安法令扣留。然而,柯博士对华教的付出与牺牲,如今不仅不获董总的认同,反遭以莫须有的罪名抹黑与羞辱。

“向柯嘉逊博士致敬”网上寄语运动由“维护华教队伍完整性”联盟发起,其目的是尝试通过虚拟空间的力量,提供华社一个思考华教运动未来发展的空间,并让远离基层多年的华教运动重新回到群众。

“维护华教队伍完整性”联盟今日发表文告时指出,他们看着一位多年来一直在为华教默默服务,正气凛然的君子,最后却换来这样的对待和结局。因此,他们不能不为柯嘉逊博士感到心伤。他们也知道柯博士并不会因此而放弃华教,因此“维护华教队伍完整性”联盟觉得华社此刻更应该看清真相,不应该在这个时刻感到气馁,遂集合大群网友进行上述的寄语运动,希望更多的社会人士能够通过这个网站了解柯嘉逊博士的为人、气节和风度。

“维护华教队伍完整性”联盟目前除了共发起2项网上运动,即:(1)“维护华教队伍的完整性”网上请愿运动:www.petitiononline.com/necdjz03/ 
和(2)“向柯嘉逊博士致敬”网上寄语运动:http://salute-to-kuakiasoong.blogspot.com。

值得一提的是,网上请愿活动延续至今已获得超过700个未经过滤的签名,其中参与签署包括林连玉精神将得主刘道南和杜乾焕博士,著名评论员潘永强、魏月萍等人。“维护华教队伍完整性”联盟网址

 http://chinese-edu-movement.blogspot.com,欢迎大家上网以获取更多华教运动的资讯,互相交流并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是挺叶派的言论惊醒了我,至今我没有看到叶新田有什么很具体代表董总针对续约柯博士的一个华教领导人该有的度量及整合华教力量的公德形象。他从来没有反驳挺叶派的无理取闹,分裂华社的打击柯博士的言论。没有制止也没有声名他站在那个立场.

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华教领袖该有的风范,从他处理新纪元学院与应当接见家长与学生的态度上,让人失望!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2 人怎么说

  • shineshin  

    2008年11月11日 下午7:03

    不懂什么事..
    其实..
    谁好谁坏..
    只知道..
    华人这民族很贪钱..
    ==

  • thepplway  

    2008年11月13日 上午4:26

    有人滥用了民主如10对3的投票,这点不但华社应该高度警惕对马来西亚选民也应该思考为什么民主可以如此被扭曲?

    民主可以在大家都相持不下的时候突然有一小撮人决定谁是谁非,但却不允许代表阅读沈老的意愿吗?

    比起沈老难道全部挺叶的对华教有什么丰功伟绩可以媲美?

    这点值得我们深思,如果挺叶派可以不择手段的不顾华社的反对声浪只为了“这是我要的结果”,这还是一个完整一个有使命随时警惕被国阵收编的华社机构吗?

发表评论

My Random Musings 抓住你想看的......

Powered by Stuff-a-Blog

黄金矿工!

对野蛮与暴力的缄默是一种伤害!

~~我们可以悲观,但是绝对不能绝望!~~You 're never walk alone!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I did not speak out;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Martin Niemöller (1892–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