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THOUGHT@RESPECT-尊重

大胆思考、分析、求证,尖锐批判! mind change my way and the world*****“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慆慢则不能研精,险躁则不能理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诸葛亮《戒子篇》

thepplway 求真思想博客

把金牛带回家!

求真wordpress新网站的最新文章

用笔名,所以言之无理?  


用笔名,所以言之无理?

本文回应张庆信先生(张庆信是国阵民进党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兼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的躲在网络骂人,又算什么?



求真 | 11月12日 上午11点02分
张先生,


感谢你长篇大论的证明我〈张庆信何德能教导人民道德观念?〉一文如何的谩骂,如何的躲在网络背后“骂人”。请问你被骂了吗?你感觉自己被骂了吗?如果你真的有这样的感觉,我要恭喜你。因为我本无意骂你,我只是指出你在国会里没有做好的榜样。

仗义执言到底为那家?

根据报导张先生的“仗义执言”已经很深入的刻入读者的印象里了,但是张先生仗谁的义为谁执言?难道张先生的“义举”不胜你所谓的“谩骂”?可能你可以根据你对新闻自由的认知作出促請能訊部和新聞部採取強硬行動對付astro,包括吊銷這家電視台的執照。但是全国人民有你对新闻自由的无知吗?你不喜欢看就要对付,就要吊销,却抵不住歌曲里的“一颗蓝色小药丸”。

你认为政治人物可以嚣张到垄断人民知的权利与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吗?我知道你很着急为什么我用笔名写文章,这我慢慢和你说,反正我已经说你的政治思维是本末倒置的!

透过现象看本质

你不观察分析我说的是否在理,批评你是否有理据却用标签扣帽子的逃避问题的方法来回避我的提问。你用很多个“谩骂”来解释你看懂我的短文吗?如果我的文字只是流于“谩骂”相信《当今大马》的编者是不会录用我的文章的,这点是我自信的,我不需要背后什么头衔来衬托我的文章。你也不需要用什么邓章钦来转移视线,又或者彭雪琴什么的。你要回答的是我对你的提问,而不是躲在问题的背后含沙射影的“我不值得你”回答,如果真的是那样你也不用使用比我文字更多的文章来回答。

不可让人信服的新闻/言论自由观

所以我认为你还是没有回答一个问题:你在国会的伟论已经给大家足够的空间去思考你的为人与你的政治操守/政治道德。我针对的是你copy了国阵老大巫统里的霸权主义思维来打击媒体的采访自由,至于我说你所谓国情不同的废话是因为你的认识的低落。你对媒体自由的认识的低落导致你认为控制媒体就是王道,你认为不符合你尺度"能訊部和新聞部"都达不到你要的水平,按你的尺度标准《你怎么说》一定是必死无疑了,你还有勇气问我《你怎么说》?佩服!

用笔名,所以言之无理?

再者翁诗杰在成名前也是靠“方野”这笔名写文章的,那你又怎么说?可以的向你请教一下吧,要衡量一篇文章应该是衡量其是否言之有物,抑或在乎其是否用笔名?或者先生过度高估自己,对你行文没有卑微低首的就是谩骂?对不起,我写文章不喜欢用小弟,小人,小民等这些虚的客套称呼。你是你,我是我,我尊重的不一定如你说的行动党是天底下最好的政党,如果先生对俺的文章还停留谩骂及无建设的孤陋寡闻之见,请翻查我对行动党与行动党党人不到与不是之处的批评和批判。

天下是大家的!

关于你指我的言论“只恐天下不乱,唯恐天下不死!”的说法,让我再次不客气的说我写的东西其实许多评论人都涉及到了,但是我是站在个人观察与思考及分析的过程来书写,可能还缺欠一些“杨善勇式”的行文,但是能够对我文章引起“唯恐天下不乱”的注脚的看法的人肯定,就是因我的文章已经刺入读者的痛处。

共产中国也言论相对自由

还有请别肤浅的认为投选反对党或不支持政府的无为,强奸(国阵说安华鸡奸也不是很流行吗,所以不要鄙视我说“强奸民意”)民意的政策就是乱党贼子,现在已经是民主议政的时代了。透过网络的信息,及对自己关心的新闻课题写上独立思考与分析后的一些回应是全世界,包括共产主义的中国都奉行的言论自由现况。这不需要给国阵因为我们可以在网络上写评论就说言论已经足够自由了。

言论自由的权利与责任

一个民主国家里言论自由,结社自由这是最基本的公民权利,没有一个政府需要为这状况感到自豪,因为那是人民的基本权利,就如我不打算告诉你我是谁也是我的自由,难道你不能了解吗?

有了权利就有义务,所以我写文章不但没有泼妇骂街,而且还在别人的部落格留言甚至善意相劝,我曾经为了一个女孩差点惹起内安法令的对付而对其部落格劝告,我没有在那部落格里谩骂叫嚣。

网络交流世界趋势

最后提醒先生及先生的粉丝们,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网络的沟通平台是给尊重自己与尊重别人的一个思想交汇与知性交流的平台,请不要低估群众的认知能力与高度。最近一些文章也评论奥巴马胜选美国总统因得到网络媒体大力相助之故。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5 人怎么说

  • 糊涂侠客  

    2008年11月12日 下午1:56

    这些人只会批评别人但当人批评他时就不可以了。。用笔名就是些蛇头蛇尾的人吗?真是的。。

  • 奶茶  

    2008年11月12日 下午1:57

    答的好!
    奶茶认为,用笔名,没什么不对。
    鲁迅,也不是用了几十个笔名,咱们还不是对他是文坛巨人!
    天下人管天下事!这“事”,就是“问政不干治”,在民主国家,这没什么不妥呀!问政是咱们被宪法赋予的权益!咱们善用及善意的批评是为了纠正过失,还是反映个人意见,这也没什么不妥!
    您回得好!
    求真,奶茶顶你!

  • thepplway  

    2008年11月12日 下午4:12

    谢谢大家,我只感觉我是就事论事。

    其他方面我只是尽一个公民的责任为那些被抹黑被打压的群众尽点微薄力量,请大家团结自助,为了民主,为了自由与建构一个说理的社会,我们加油!

  • 奶茶  

    2008年11月12日 下午8:15

    求真,
    以下有简单的介绍如何改变界面,及界面下载,现在流行3线直下的 3 column!
    记得backup, 不然搞砸了,可难了
    用MSN 联络奶茶
    susuteh@live.com.my 帐号 Susuteh 奶茶
    奶茶的部落格已经加入Cbox了, 谢谢您的指点!

    http://3columntemplates4blogspot.blogspot.com/
    奶茶笔

  • thepplway  

    2008年11月12日 下午9:05

    谢谢你其实我还是喜欢大一点的空间来看文。章。。

发表评论

My Random Musings 抓住你想看的......

Powered by Stuff-a-Blog

黄金矿工!

对野蛮与暴力的缄默是一种伤害!

~~我们可以悲观,但是绝对不能绝望!~~You 're never walk alone!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I did not speak out;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Martin Niemöller (1892–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