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THOUGHT@RESPECT-尊重

大胆思考、分析、求证,尖锐批判! mind change my way and the world*****“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慆慢则不能研精,险躁则不能理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诸葛亮《戒子篇》

thepplway 求真思想博客

把金牛带回家!

求真wordpress新网站的最新文章

不用“酱”,多打一个字会死吗?  

我极度讨厌那些轻蔑母语与中文的人,对最好的朋友我也会告诉他们不要污染了纯洁的语文。


有几个字我比较敏感的是这样他们写成酱,这是严重的污蔑了字源与加上对马来西亚华教的严肃斗争中的轻浮态度。

另外一个词是神经大条,我不知道这些自诩领受华教恩惠的华人子弟可以如此的使用文字。

试问当大家都神经大条的创造更多神经大条的词汇,以后我们怎么理解文字如何教育后代尊重文字?

当这些人用这样的语言表达思想的时候,我觉得一是不自觉二是轻蔑母语。我没有要求那些名字的规范,我要求的是我们尊重自己的母语就是尊重自己,而且不应该篡改文字为了方便将如“酱”的音译文字当着是无伤大雅的恶劣文字习惯!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发表评论

订阅: 博文评论 (Atom)

9 人怎么说

  • 美月  

    2009年1月5日 下午2:01

    你说得对,我们该尊重语言,尤其是自己的语言.祝快乐.

  • khengsiong  

    2009年1月5日 下午3:14

    "我极度讨厌那些轻蔑母语与中文的人"

    “讨厌”是“讨人厌”的意思。你应该写“我厌恶。。。”

  • 康华  

    2009年1月5日 下午4:29

    还有一个“肚懒”也很不雅。

  • thepplway  

    2009年1月5日 下午6:23

    谢谢美月,我们一起为华教加油!

    khengsiong

    "我极度讨厌那些轻蔑母语与中文的人"

    “讨厌”是“讨人厌”的意思。你应该写“我厌恶。。。”
    ~~谢谢你的提醒,我的看法是讨厌可以是口语,比如小情侣闹着玩,说讨厌其实不讨厌

    我说的讨厌应该是厌恶吧,但是如果我说我厌恶好像比较不顺口,厌恶应该是形容对有件事情不满意.....有语文老师吗,救命,呵呵!

    康华,
    dulan嘛,我不是福建人我不知道这骂人的话有多粗哦,如果你是可以教我。

    我现在对生气的人都XXX这样的,呵呵。

    如果你在搜索里找XXX说不定是我浏览率最高的文章呢。

    谢谢大家提醒,如果还有什么文字有侮辱我们母语的,请继续揭发,讨论~~~

    谢谢。

  • 秀丽  

    2009年1月5日 下午7:36

    还有“超”,如:我超喜欢你、这手机超贵。
    台湾接受,我个人不甚喜欢这么说或写。

  • Kikey Loo  

    2009年1月5日 下午10:46

    跟你有同感。。。

  • thepplway  

    2009年1月6日 上午12:26

    是秀丽姐吗?
    超冷静可以吧。超美就有问题了,
    所以我还是比较喜欢中国大陆的语言比较写实,但是他们对人名的音译却没有放上英语原名我觉得不妥。

    台湾的语言比较口语化,而且比较造作,这是我的感官。

    谢谢Kikey,还有什么觉得不妥的请大家继续说

  • · 康华 ·  

    2009年1月6日 上午9:30

    如果没错,“肚懒”就是把“阳具推进去”的意思。

    够粗俗吧!

  • 黑翼  

    2009年1月21日 下午2:24

    词语的文化很受社会属性和当时风气影响。
    黑翼个人坚持学习正统,但不能忽略新词出现。

    语言,当多人使用时,它产生了,目的是沟通。
    何况,语言也深受当地方言和文化影响。
    所以,既不支持“新新人类”词语,也不反对。

    这是黑翼愚见

发表评论

My Random Musings 抓住你想看的......

Powered by Stuff-a-Blog

黄金矿工!

对野蛮与暴力的缄默是一种伤害!

~~我们可以悲观,但是绝对不能绝望!~~You 're never walk alone!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I did not speak out;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Martin Niemöller (1892–1984)~